西藏擦擦艺术

所属分类:民间艺术  
出版时间:2008-4   出版时间:马军、 黄莉 西藏人民出版社 (2008-04出版)   作者:马军, 黄莉 著   页数:122  

前言

马军、黄莉夫妇编著的《西藏玛尼石艺术》是他们“西藏民间艺术书系”中继《西藏擦擦艺术》、《西藏风马旗艺术》、《西藏扎嘎里艺术》之后的又一本研究西藏民间艺术的专著,现在出版了。人们都说去过西藏的人会有一种情结,会像着魔一般地迷恋那里的一切,马军的痴迷程度在朋友圈中是早已出名的。差不多在十年前,马军就给我展示过他的珍藏:130多本精心制作、装订成册的图片资料,几乎将他多年来所能接触和收藏的一切都拍摄下来,分门别类,编号整理。大到山川自然、寺庙庆典,小到居民装饰、骨贝雕刻,视野之开阔,用心之精细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记得当时就问他为何不编辑出版,马军憨憨地笑笑,说是准备不充分,希望有时间的时候好好深入研究之后再说。而当时他的这一工作已经悄悄地进行了十余年,当然都是利用业余时间点点滴滴汇聚而成的。20世纪80年代以来,内地的文化人和艺术家一批批地涌入西藏,也卷走了一批批随手可得的玛尼石刻、擦擦和风马旗,我曾戏言,高原的海拔也因此降低了不少。而大多数人的行为都是猎奇之举,随手又会将这些艺术品飘散了,往好里想算是法物流通吧。极少数的有心之人,也将收藏整理出版,但坦率地说,我目前所看到的这些作品基本上都很粗陋简单。而马军、黄莉夫妇的就不同了。他们积十八年之功,气定神闲,悠哉游哉地漫步于雪域高原,耐心地收藏、整理、研究,这种态度和方法在讲求急功近利的今天实在难得,同时,也代表了一种藏学研究的民间立场和方向,他对我讲,一共八本的“西藏民间艺术书系”将会陆续出版,作为多年的老友真为他高兴!

内容概要

  20世纪80年代以来,内地的文化人和艺术家一批批地涌入西藏,也卷走了一批批随手可得的玛尼石刻、擦擦和风马旗,我曾戏言,高原的海拔也因此降低了不少。而大多数人的行为都是猎奇之举,随手又会将这些艺术品飘散了,往好里想算是法物流通吧。极少数的有心之人,也将收藏整理出版,但坦率地说,我目前所看到的这些作品基本上都很粗陋简单。

作者简介

马军,男,汉族,1959年生于陕西省西安市。1983年进藏,曾在西藏自治区司法厅创办《西藏法制报》,并负责汉文版美术、摄影和文字编辑工作。《中国国门时报》西藏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记者站站长。在藏18年,兴趣于西藏民间艺术收藏、整理、研磨,积累图片、文字资料130多本(册),文章及摄影作品多次获奖。被收入《中国摄影家全集》、《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世界名人录》。2001年內调,现在云南检验检疫局工作。黄莉,女,汉族,1963年生于新疆石河子。1978年进藏,1997年内调,马军之妻。

书籍目录

序西藏擦擦艺术西藏擦擦艺术黑白图版西藏擦擦艺术彩色图版后记

章节摘录

插图:(公元8世纪)和墀祖德赞(公元9世纪)的大力倡导扶持下,尽管在吐蕃最后一位赞普朗达玛执政时期(公元9世纪),佛教遭到沉重地打击,但是佛教还是逐步在西藏弘传开来。
这一时期称为“前弘期”。
“后弘期”是从公元10世纪末到13世纪,佛教在西藏得到恢复并迅速发展,兴建寺院,译释佛教经典,创立教派、著书立说、传法授徒,特别是13世纪由噶玛噶举派首创的活佛转世制度的确立。
西藏佛教开始东传蒙古和中原内地。
从15世纪宗喀巴创立“格鲁派”到17世纪中叶形成以教御政的“政教合一”制度,藏传佛教真正形成并全面成熟。
在佛教传入西藏的同时,佛教文化必然随之传入,并在与西藏本土文化长期磨合融合中不断被吸收改造和创造,藏传佛教最终有了自己绚丽多彩和非常鲜活的文化,藏传佛教艺术中的“擦擦”也许在后弘期出现了?关于西藏擦擦的起源,我们依然原文引出相关资料:这里,我们不必把写有藏文持咒的“擦擦”考虑在内,因为它们只不过是从梵文的早期形式中衍生出来的。
在西藏,这种早期形式只是作为一种模式。
……“擦擦”从印度、巴基斯坦半岛的东部一直遍及缅甸和泰国。
本书所述的全部“擦擦”几乎无一例外地刻有《般若波罗蜜多经》的经文或印度西北部及恒河流域铭文中所写的持咒。
有时,在西藏的“擦擦”上会发现拼写错误,这表示它们出自不大精通梵文的初学者之手。
……塔是“擦擦”的主要图案,在西藏西部发现的文物(指“擦擦”。
编者)其光滑的主体轮廓都说明了来自邻国的影响。
但从图像学形成的流行程度来看,又很难得出确切的答案。
……另一些文物无疑是出自当地工匠之手的粗劣制品,头戴佛冠的佛陀端坐在两个菩萨像中间。
它是属于受到克什米尔派影响的那一支派。
还有一些纯粹属于密教神灵的塑像。
根据文体的形式,我们可以将“擦擦”的日期确定在10和13世纪之间。
此后,梵文经文逐渐消失,代之以藏文咒语“六字真言”:……在某些情况下,“擦擦”上面无任何铭刻。
……由于佛教不断地扩大影响,越来越多的佛教朝圣者长途跋涉到达印度,也因为佛教逃亡者开始大批地从印度来到西藏,因此,西藏的社区必然需要大量的制做“擦擦”的模具,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由于我在一些塔中曾发现了各种类型的“擦擦”实物,其中一二个肯定是印度的,因此我们可以假设,朝圣者在印度寺院里购买了一些“擦擦”,虔诚的主人将它们带入西藏,并存放在朝圣的寺庙或村落附近的塔里。

后记

在西藏就这么算是过去了。在我将要内调的那一段时间里,有幸在普林兄来藏邀请朋友的一次野餐聚会上结识了西藏人民出版社总编室主任李海平先生。普林对海平讲我那里积累了许多有关西藏民间艺术、宗教文化等方面的资料。海平说,有空要去看看,我欣然答应。起初,我并没有意识到海平此话将对我们今后带来的影响,依然该干啥就干啥。直到有一天,海平来了,一边聊天,一边翻阅书架上的图片资料。而后,海平说:在西藏这么多年了,现在要走了,总得给西藏留下点什么吧。他建议整理出一些东西来出版。随后,海平又和汉编部的同志来家里看了看,老师们对我们收集的资料给予了肯定。刘立强社长也来了,给了我很多鼓励,并商议了有关出版事宜。我和妻子在收藏、整理、琢磨西藏民间艺术时曾梦想有一天出几本书,一是对自己有个交代,二是对我们深爱的第二故乡作点什么,有所回报。现在终于能如愿以偿了。

编辑推荐

《西藏擦擦艺术》:西藏民间艺术书系

图书封面




    西藏擦擦艺术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0条)

 
 

 

爬虫代理IP   代理IP   好用代理IP   推荐代理IP   百变IP  

艺术类PDF下载,民间艺术PDF下载。 图书教材网 

图书教材网 @ 2018